查看更多

老孙的破旧年华

凌晨时分,南油仍然热闹,烧烤牌坊生意依然火爆。夏七月,赤日停天,天地如烘炉,解救这高温的台风尚停在媒体报端,所谓的心静自然凉自不能套用到这七月的游魂身上。热,本无胃口,可到了这凌晨,思想行动全部交给本能的时候,爬起觅食成为绝对本能!宛若当年金圣叹所说,花生米和豆腐干同嚼,有火腿的滋味,一碗酣畅淋漓的麻辣烫和一只解渴降暑的啤酒本不搭调,但在此时,成了黄金搭档,虽然没有吃出火腿的幸福感,却也相当的满足。归来时行人不多的街上,喝的醉醺醺的人强行骑上小黄车后,歪歪扭扭走上一段距离后人和车摔在地上。路灯下象棋爱好者竟然还在鏖战,客机头顶飞过,心力交瘁的七月,飞走吧,八月准备迎接新生!

评论
热度(4)
©老孙的破旧年华 | Powered by LOFTER